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女中极品
女中极品

女中极品

这单发生在两年前的事件,相信大家都在新闻中听过,但当中的细节我俩也一直没有公开,现在就由我借这个小说网亲身告诉大家吧。
--
  我叫张炳文,洋名米高,二十五 岁,是位舞蹈员,一直也在TVB里工作。我虽然样貌不差,但却算不上出众,所以虽然我觉得自己舞艺很好,也一直没有机会上位,在云云舞蹈员中往往都是站在后排的那位。大家也可能见过我,我对上次表演便是在『星光熠熠耀保良』当中替容祖儿伴舞,后排最左的那位便是我了。
-
-  但大家先不要搜寻那段录像,还是先看完这个短故事后再找也不迟呢。-
-
  话说两年前的八月二十一日,公司里的化妆师『莲达』姐从朋友那里借了只小游艇,打算和化妆部的同事一起出海。但那部门多数是女生,所以便找了我们几个舞蹈组的男男女女一同去,大约也有十三四人,所有都是认识的,就算不稔熟也在工作时认识过那种。-

-  这天是星期天,我们大清早便来到避风塘码头上船,我和好友『马强』还未上船便四处看看有没有哪位美女出现,果然舞蹈组的几位美女也来了,她们的身材必定是出众的,见她们穿着的便服下都露出鲜艳的泳衣吊带,看来等一会便有无敌的三点式泳装表现了。-

-  作为表现者的她们一向也不吝惜,平常表演时不都给全香港所有观众看自己的身材吗,练得这么好的完美少女身材又怎会藏起来呢?!
--
  但虽如此,我和马强都知道这只是眼睛吃的冰淇淋而已,因为她们不是已经有公子哥儿男友便是某某监制的小三,和我们玩玩是可以,对我们这些穷舞者是不会看得上眼呢。
-
-  我们都算是同事,很多也做过舞伴,这刻便寒暄数句,继续等待众人的来临。-
-
  接着来的便是我们舞蹈组之花『安妮』,她因为样子甜美,除了跳舞外也偶然会客串些电视剧角色,看见她你们必定会认出,但却不知道她的名字呢。陪同安妮来的是化妆部的森美,森美是位女生,亦是安妮的『男友』。
-
-  对了,我们这行业,男男女女,同性恋实在是很平常,倒没有那些八卦杂志般说得那么大不了的事,当然吧,这里多数的都是身材端好的俊男美女,要喜欢哪个哪个,无论是男是女也不出奇吧!!!
--
  这其实亦是安妮虽然样貌舞艺都很好但没机会上位的原因呢,往往监制、编导找她吃饭,她总是推辞,没有好后台,当然没有机会了!-

-  安妮却不多介意,只是安守本份,和森美谈恋爱,更从不介意让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恋者呢。-
-
  这天安妮穿了件白色绵质运动风褛,下面穿了条短短的粉红色网球裙,露出又长又白的美腿,虽然此刻是星期日早上,所有雄性途人司机也忍不住多望两眼。上身的外套半开,里面是露出粉红色吊带背心,应该是件泳衣吧,但却同时露出又白又滑的34C乳沟。天呀,这么好的货色怎么会是挛的呢!!!造物弄人呀!!!-

-  至于森美,我也不多说了,是那种最传统的男仔头吧,从远看来便是普通男生,不过是皮肤很白的那种,短发幼眼占鼻,男生来说也算英俊,如果你们认识女同的话,你便知道当男生的那位很少很少可以算得上英俊了。他算是个例外吧,怪不得安妮会喜欢『他』吧。-
-
  他个子不高,比安妮的五尺八寸还要矮三寸,穿得很土。这天明明是来游船河,却穿着黑衫黑长裤,像丧礼般。-
-
  其实正正是因为她俩的关系,所以才会连合了化妆部和舞蹈组的活动,她们拖着手来,跟我们谈起天来。又过了一会,另外几名男舞蹈员和莲达也来了,我们便登船了。
--
  开船没多久,我们便各自活动,有的在拍照,有的开始脱下外套,展示自己的三点式,男生当然像蚂蚁遇蜜糖般围着,女生很兴高采烈地享受被欣赏。-
-
  我和马强没参与,坐到船后谈天,话说我刚失恋,拍拖四年的女友当了她公司的上司的情妇,还坦然说她们原来已经有染一年多了。分手没甚么了不起,但想起那段时候和她很好时,原来她在背后和别的男人鬼混,想起她的虚伪的笑容也反胃呢!
--
  言归正传,转眼间已经是中午,莲达和安妮建议开船到南丫岛吃海鲜。来到码头安排好泊船事宜后众人便到码头旁的餐厅点菜,马强家里是在三圣湾当渔档的所以主动带安妮选择海鲜,没想到平常很害羞的马强这刻变得很健谈。-

-  马强身高六尺,样貌其实颇俊朗,只是自少辍学又非常害羞,就算女同事找她,他也通常很回避,所以现在还是单身。这刻除了安妮以外,舞蹈组的几名少女也抓住他的手东问西问,奇怪的是貌美的安妮惯了成众男生焦点,这刻马强却无分彼此的和各女生讲解鱼里品种和钓鱼的方法。女生天生醋意强,这刻她竟然主动的向马强献媚。我坐在远远,从各人的姿体动作,是看得很清楚的。
-
-  马强受宠若惊,更是无暇理会我,我突然想起安妮这样做,哪…森美会怎样呢?-
-
  原来女生的醋意不只是男女关系上,森美这刻很不悦地从安妮身边来到我的对面坐下,见她面黑黑的,虽然装作看着手机,但不时偷望向安妮那边。我看着先先觉得很好笑,但想到和这大美人拍拖必定不好受,情人这么受欢迎,心中总会很担心吧,尤其是同性恋吧?任何男女都要提防,不会很累吗?
-
-  于是我便主动和森美说话:「森美,你来过南丫岛吗?」他这刻点起香烟,抽了后,望着我,摇摇头,但没答。
-
-  我再问:「你在公司当化妆前是做甚么工作的呢?!」他又是没回答,好像没听到我说话般,我这便气了起来。我其实早已听闻过他对男生的态度很差,没想到大家朋友出来游玩也会如此。我自找没趣,别再没作声了。
-
-  他又望过去安妮那边,这刻见安妮更是变本加厉的,拉着马强的手臂,刻意离开各女生,到鱼缸那边,我见森美开始真的怒了,大力的把香烟弄熄,我忍不住说:
-
-  「她只是好奇罢了,也没甚么呢~」
-
-  他被我说中心事,老羞成怒地说:「这关你甚么事呢!!你这个人真多事,别烦着我,走开吧!」我心想是我先在这里坐下的,你凭甚么叫我走开,便说:「哈哈哈,你不喜欢便上前骂她,不要找我出气,但看来,你也没这胆量吧,她这么美,你不怕她抛弃你吗?」她听了更是火上加油,便开始骂起来:「我和她的事,你这条追不到女生的可怜虫怎懂得,我们每天晚上都做爱,你呢??!!滚开吧贱男!!!」她骂得很大声,各人这时都望过来,我便立即装出无辜的表情,可怜地说:「对不起,我见你在吃醋,只想安慰你,你不要怒,我滚开好了,对不起啊。」说着我便起来垂头行开,我偷偷看到各人也肃静了,连莲达也轻轻摇头,我心中暗笑,但装作可怜友善的表情,各人见我平常没多发声的更是深信森美是发脾气乱骂人了。-
-
  我行开时,看见安妮从远处看过来面上通红,怒气冲冲的走到森美面前,拉着他到别处『谈话』。我坐回众人当中,马强拍拍我的肩膊,莲达亦关心我地说:
-
-  「米高,别放上心,森美这人便是这样,持着自己妈妈是公司高层便作威作福,又是个大醋埕,我真的不知道安妮喜欢他甚么。他对所有人都是呼呼喝喝的,好像是全世界都欠他般,尤其是男生,他也和我说过,所有男人都是贱种,我听了也以为是电视剧桥段呢?!」各人也笑了起来,我松松肩膊便说:「没事呢~我只觉他可怜呢,自己喜欢的人对别人好也难免有些不愉快呢,是我自己多事,在不合适时候安慰他吧。其实他这份人也没怎么呢,我觉得他是个好人来的。」我这招『以德报怨』倒换来不少赞赏,舞蹈组的『小巨乳-慧芸』,立即搭着我手臂说:「米高…你心地真好呢!!!」莲达也点头说:「便是吧,你外表又不错,怎会没女友的呢,来来来,包在莲达姐身上,我必替你找个好女子!!」慧芸这刻便眯起眼,甜丝丝地望着我。我也礼貌地点头微笑呢。-
-
  接下来的午餐时间,我和马强也过得很愉快了,安妮不在,别的女生围着马强喋喋不休,我和慧芸也谈得很开心,她越坐越近,有些时候她短裙下的美白大腿还会贴着我呢!
--
  结帐前,安妮终于回来了,见她眼红红的,说她不会跟我们回船了,自己没心情玩,直接搭渡轮回港算了。我心中觉得不安,毕竟是因为自己的报复行为导致她们吵架,但想到早前莲达的话,冰封三尺非一夕之寒,她们的问题是很久远的事吧!-
-
  我们没见森美,但南丫岛交通也很方便,他自己懂得回家吧,在这情况下要他回船上又真的很尴尬吧。-
-
  回到船上,我们自动各自分组了,马强和两位女生躲在游艇下层『聊天』,我和慧芸便在船尾享受阳光和海风。自午餐后,她总是会跟着我,我俩都意会大家,这刻我俩基本上是身贴身的坐着,又会借故互相触摸对方的手和背,是恋爱的最初期吧。
-
-  船来到南丫岛东面的石排湾东北面附近时,我和慧芸正打算偷吻时,突然船头的莲达叫了出来:
--
  「你们看""那是不是森美??!!」-

-  这吓了我一跳,我拖着慧芸的手来到船头,看见在海中心,有只小艇抛锚了,上面是个黑衣男子,看清楚些果然是森美。-
-
  这刻马强也上到来,见他在整理衣物,后面的两个女生还在拉好裙子,我回头对他单眼,他露出尴尬表情。
--
  莲达把船开近些,和森美交谈,原来他和安妮吵架后,租了只小艇到处散心,怎料来到这里引擎却停了不动。
-
-  我们打算报水警求助,但森美极力反对说之小艇上有船杖,他可以慢慢划回码头,但这刻水流逆向,根本是白费气力。我们知道他爱面子,母亲又是名人不想见报,便由他吧。
-
-  我读书时是修读机械工程,所以便叫他按我指示尝试启动引擎,但他却甚么都不懂。各人正在担心,我见慧芸望着我说如何维修引擎时倾慕的眼神,心想这又是以德报怨的时候了,便拯英到他船上救他。-

-  慧芸听我这样说更是露出温柔的眼神说:「米高,你真好…但要小心些…人家担心你呢~」她这种身材又白又丰满的女生,温柔起来真的很难抗拒呢,我看看她躲在泳衣下涨涨的乳房,便想,做完这桩好事后,今天晚上要有好好享受了!
-
-  我把钱包手机交给慧芸,便脱剩泳裤跳下水中游到小艇旁,爬进,可恶的是森美竟然完全没有扶我上船,他妈的,我是来救你的啊!!-
-
  很不容易从水中爬进艇内,幸好这天很热,我也没着凉,便开始看看引擎,原来只是气门盖被杂物堵住了,引擎没有空气,过了一会便停了。我弄了数下,小艇引擎便启动了,各人在游艇上也鼓掌,慧芸更是捉紧我的衣物在胸前,展露着安慰的笑容。
--
  我接着便开着小艇,对着游艇上的莲达说:-
-
  「你们先回港岛那边吧,我开船回南丫岛陪森美还船吧!!」说着开到游艇旁边,示意慧芸抛下我的衣物,我说:「你先回去,我晚点找你?」慧芸报以甜笑,面红红的不断点头。-

-  离开她们,我把船开往附近的圆洲小岛旁,见身旁的森美默不作声,我也懒得跟她交谈,停了船,先穿回衣服,突然『嗊咙、嗊咙、嗊咙』数声,引擎又停了。森美这便慌张起来,说:-
-
  「又坏了!!你到底懂不懂的!!!唉!!早知我先回游艇吧!!!」我没有理会他,细心研究引擎问题,看了好一会,才发现原来他早前一直不停尝试启动引擎,电油格松了,早已流光了。-

-  这刻游艇早以远去,森美却在艇上大叫:「喂!!!!!回来呀!!!喂莲达!!!!回来呀!!!!」但她们却又怎听到呢,我见她又叫又跳,便喝止她说:-
-
  「你疯够了吗??!!她们听不到的,现在浪开始大,不要再摇了,这会翻艇的!!!」「你别管我啦~废柴!!!」我没有理会她,便拿出手机来,这里讯号很弱,但也尝试致电给刚拿了她号码的慧芸,但却没有声音,突然『哔氹』一大声,我见跳着的森美失了足,整个人跌进海里,我忍不住大笑起来,说着:「活该!!!」我望过去,见她在水中恐惧的模样,心中大悦,说着:「哈哈哈哈,我说过你不听,看你现在多狼狈~~我不会扶你的,自己上来吧!」说着便解续尝试打电话,但还是没讯号,便拿起船杖,打算划船到别处再试。但过了一会也没见森美上来,我立即爬过那边,弯身看,见他不断在水中乱拨挣扎,我说:「你别再装了,我不会信的,你要我也下水来?!!别发梦!!」我望着他继续装,见她逐渐沉了下去,我又耻笑变得恐惧了,大声说:「喂!!!别再玩了~~喂!!!!!!!」我心想,宁可被骗也不可弄出人命呢,便二话不说跳进海里找他。但我不断找也找不着,上水面再看也找不到,心正在慌,便潜到水底张眼看,终于找到他了,他已经往下沉了,我出力捉紧他的手往上拉,但他很重,我只好疯狂地往上游,很不容易上到水面,把他拉到我胸前时,他已经没反应了。-
-
  我心中突然很冷静,知道这情况是没法回艇上,望望最近的陆地便是圆洲那边,便用手托着他的臂下,飞快的往圆洲游去。
-
-  幸好距离不远,我在沙滩边着陆后立即拉他到地上。我虽然学过心肺复苏,但人乱起来也不知怎好。我先把他平平躺好,接着扯破了她的恤衫,用双手按在她胸前大力按,速度逐渐加快,但他还是没反应,我停下来把他的头向后拉,让他的口张开,想着这样能令气管张开。
--
  我又回到他胸前按,按了半分钟也没反应,心中真的开始惊慌了,我只记得自己不停说着:「不要死呀!不要死呀!不要死呀!」没办法下,我又来到他面前,把头拉口,吸了口气在口中,对准他口里大力吹去两次,重覆了数下也没反应,我感觉到眼睛红起来,知道他失救了。拿出裤袋里的手机,早已经湿透坏了,便是求救也没办法。-

-  但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。便又爬到他身上,不断快速地按她的胸膛,奇蹟出现了,他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,口中喷出一大口海水,还恢复知觉了。-
-
  我狂喜,立即把他微微扶起,把他的头往后些,让多点空气进入肺部,接着他自动转了身,口中又吐出一大口海水,这下子真的回魂了,我才松了口气。看见他不断喘气,我知道他没事了,才放开他,自己站起来到旁边。
-
-  我望向他,见他衣服被我扯破,露出里面的背心和胸围,整个人湿透,差点死去,他必定会破口大骂,都是我没早点救他,我心中内疚,想着只要他没事,便由他骂吧。-
-
  这样才又回到他身边说:「怎样?好些了吗?!!」他又喘气一会后,说:「你…你…」我说:「唉~~对不起了…你要骂便尽管骂好了,骂完没事我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呢…」他缓缓坐起来,立即拉紧上衣和扫扫头发后,说:「为什么…为什么要骂你呢~你虽然是废人,但也救了我…所以…要多谢你才对。」我倒完全没想过他会这样反应,听他说到最后竟然有点温柔,我浑身不自然,立即起来说:「哎呀~你别说这些,我宁可你骂我好了~你这样…都是怪我不好呢~~」森美见我这反应,反而觉得有趣,说:「你这废…不,你这人真好笑,人家多谢你,你不喜欢,喜欢人骂你的??!再说,是我不小心跌进水里,你是劝阻过我的。况且我不懂又游泳,又怎会是你的错呢~」我总不能说他和安妮吵架是因为我导致的,和我没有早点下水救他吧,便由他这样说好了。我扶起他,让他扫光身上的沙石,自己也整理好衣服,便说:
--
  「虽然现在没事了,但还要想办法求救,因为小艇已经漂走了,你看。」他四处看看,也找不到小艇,便问:「那我们现在在哪呢?我们可以步行离开吗?!」「这里应该是圆洲岛,不连接港岛的,你看那边有光的便是舂坎角,后面那方才是南丫岛。这个小岛很细小的,没人居住的…」他说:「但是…看起来,往港岛也很近呢~」我说:「对呀~这里游过对面岸大约要游半小时左右,但可惜你不懂游泳…况且这里也颇大浪的,我自己也未必游得过去。」森美说:「那怎么办??!」我说:「我的手机浸坏了,相信你的也是吧?!拿出来看看?」果然他的手机也是黑屏,没反应。
--
  我见他面上一沉,早前的硬朗已不见了,这刻只是强装镇定。虽然他是个『汤包』(Tomboy),但这刻还带着几分女儿气。
--
  我便说:「那~你又不用太担心,她们回到香港后见没我们消息会找我们的,再说,小艇在海上漂也会给水警发现呢,这带水域没多个小岛,很快便会找到我们了。」当然,那刻我又怎会知道小艇早已漂了过赤柱滩那边着陆了呢。
--
  我见他还是很不安,便说:「既然来了这里,他们又不会这么快来找我们,倒不如在这岛上逛逛,碰碰运气,可能找到人帮助吧?!」可能他也知道我是想逗他,便苦笑点头说:「好吧,总好过在这里呆等。」我们开始行才发现,原来这个小岛唯一的小滩便是这里,四周都是石滩,小岛真的很细小,直经还不过五百米左右,比起马场还要细呢。我们往岛中行去,这里是个小山丘,当中都是树林,无有道路,我们只好沿着些小径行但果然找不到任何人在岛上。
-
-  期间我们谈东谈西,原来森美的妈妈自少已经很多男人,但却从来没说过谁是自己父亲。他说自幼便知道自己喜欢女生,觉得男人很污秽。我也笑笑地赞成,但污秽也有污秽的好吧~~转眼间便来到岛上的最高点,怎料这里原来有座小亭,我们便坐下来。我四周看看说:-

-  「其实这里假日也不少游客的,可能我们能找到人帮助呢?!」不幸的是这天小岛上没游客,一只小船也找不到。幸运的是,这天太阳很猛,我们在岛上行了个多小时,衣服都半乾了。-
-
  这刻森美说:「米高,这里虽好,但船只来了也不会知我们在这里吧?!还是回到沙滩好些,对吗?!」我想了一会,再看看天色,说:「你看,太阳快下山了,今天应该不会再有游客来这了,如果是水警来了,他们不会立即离开的,我们看到他们来再下山不迟呢。」他也点头称是,再想到这刻在这小亭内总算有瓦遮头,下雨也不怕呢。我突然听到他传来的『咕噜咕噜』声,才想起他应该还未吃过午餐,说:
-
-  「森美,肚子饿了?!你刚才吵架没吃午饭对吗?!」他睁大眼睛,点头苦笑。-

-  我说:「这里甚么也没有,看来要你要捱饿了…」他点点头,见他眼睛红起来但还是逞强忍着。
-
-  我从风褛袋中伸出手,说:「除非你不介意湿透了的巧克力吧??」他突然呆了,还以为我是戏弄他。-

-  「这是今早上船前买的,我是巧克力迷,任何时候也要吃,幸好我是跳舞的,否则这个小肚腩早早变成大肚腩了!!嘻嘻~」他立即拿过去,其实巧克力还未开封,没被弄湿,他立即撕破包装,但突然停了下来,说:
-
-  「但是…我们不知待在这里多久…我吃了,你肚饿怎么办?!」我说:「别傻了,我吃过午餐,反正不饿,说不定水警正在途中呢~你快吃吧!!」他低头望着巧克力,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,越哭越大,我不知所措,说:「哎呀,别这样啦…不要怕,很快有人来找我们的。」他哭着说:「不…不是,只是我这样对你,你却对我这样好,你又不认识我~~~」我说:「以前不认识,现在便认识了,不对吗?!我们经历了这事,往后便是好兄弟,对吗?!」「好兄弟?!嗯…米高,我们以后是好兄弟!!」说着便开开心心地吃巧克力,还不断说:
-
-  「嗯!!好吃~~真的很好吃!!!!」
--
  这刻,太阳终于下山了,我俩并肩而坐,望着对面岸的灯光,虽远又近,其实心情也不太坏。我们谈起他和安妮的事来:-
-
  「没了~真的。她说得很清楚了,她说她其实是喜欢男生的,这个原因,我这种人是永远要投降的呢。」森美说。
--
  「听你这样说,你不是第一次为此原因分手了,对吗?!」「当然啦,男同性恋的,不是真正喜欢同性是不会那样的,因为社会都很歧视嘛。但女同,却不一样,有些女生只是喜欢和女生一起共处,或是还未懂得喜欢男生,便试试看。当然还有很多是被男生欺负后便以为自己可以喜欢女生吧。」他说。-
-
  我说:「那怪不得你这么讨厌男生了,他们除了总是抢走你的女友外,更是污秽呢!!」我俩大笑起来,他说:「哈哈哈哈,那也不是全部都讨厌,今天后,还有一个男生我不讨厌的。」我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,他笑笑地点头。这刻,我真的不觉得他和别的女生有甚么不同呢,举手投足都很有女人味呢,是他这刻不需要强装吧。
-
-  我问:「那你呢?你试过和男生一起过吗?!」他想了一会,摇头说:「那你呢?你试过和男生一起过吗?!」我俩大笑后,我答:-

-  「怎会呢?!我很清楚自己是喜欢女生的呢~但你不同嘛~你未试过又怎知道自己不会更喜欢男生呢?!」他伸手搭着我肩膊,笑说:「那你呢?你未试过又怎知道自己不会更喜欢男生呢?!」我想想,点头说「那也是…哈哈哈哈」便是这样,我们在这个荒岛上甚么也谈,我也和他说了前任女友如何瞒着我和上司鬼混,他听后也说,其实坏人有男有女,也没有必然那个性别较讨厌呢。森美还笑说我们离开后,他会替我报复,把我前女友追到手,再狠狠的丢了她,我说很好呢!!
-
-  我又问:「好了~谈了这么久,是中文名的时候了,好我先说,其实我的名字很土…是…张炳文!!!」森美捧着肚在大笑,说:「哈哈哈哈~~~谭炳文!!!!炳文哥!!!」「好了好了!!到你了~~」他说:「我为什么要说呢~~~是你自己说了,我又没有应承…哈哈哈哈~~」我说:「啊!!!这不是诈骗吗??!!」他说:「不说~不说呢…说来干吗?!」-
-
  我见他不想说,便算了,轻轻说:「没所谓…我只是想知道兄弟的名字吧,连姓名都不知道,说什么兄弟呢?」他见我这样,便扁起嘴,很快地说:「何淑美!」快得我没听见,我说:「甚么??!何美??!」他再说:「:何…淑…美…」我『呬』了一声,说:「我还以为是甚么怪名,何淑美很好听呢!!!」我念念地说:「何淑美…何淑美,很女性化啊~~哦…怪不得…」他没发怒,微笑地说:「我本来很不喜欢这个名字,所以从没人知道这个名,我把身份证也改了成『何森美』呢!但不知为何,你说出来,我并不介意呢。」转眼间,看看我的手表(幸好是防水表)已经十时多,我俩虽然刚刚认识,但倾谈了大半天,已经变得很稔熟了。我见他开始不多说话了,便问:-
-
  「淑美,怎么?是否累了?!」-

-  我示意让他可以倚着我的肩膊睡觉,他起初还觉不好意思,但我微笑点头数次后,他便把头倚靠过来。虽然这天仍然是夏天,但没想到在郊外,没有市区的温室效应,到了夜深还是会有点凉呢。我俩轻轻倚着倒觉得温暖些。-
-
  过了一会,风再吹猛了些,我便脱下风褛给他盖着,他睡得恬了,便索性躺在我的大腿上,我也由他随意吧。这刻其实我也有点困了,也垂头闭目睡去了。
-
-  这样便睡了很久,但被突然来的声音弄醒了,张开眼睛发现亭外正下着大雨,我望向躺在我下面的淑美,他还是安好睡着,我没事忙便细心地望着他。
--
  白哲的皮肤这刻被月光照起来,我望着他的脸庞,这明明是个小美人的容貌,自己怎么一直把他看成男生呢?!看看手表已经凌晨两时半,我俩孤男寡女在无人的荒岛上,只可惜他是个『男』的呢?!-

-  他若然喜欢男生多好呢!我又想起他的说话,自己也没试过男生,又怎知我不喜欢这个『男生』呢?!
--
  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还可以看到他黑色上衣内的乳沟,我便想起今天替他做复苏时按着他的乳房,我记得那刻也诧异他那里原来也不小的呢,以我的经验来说也是C杯呢。微风不经意吹起了他的体味,我鼻中的明明是女生的气味呢,闭上眼睛地吸,心中还是甜丝丝的呢。-

-  这却糟糕了,我幻想中看着他的女身胴体,自己竟然开始有反应,下面涨硬起来,竟然顶向了他的头部。
--
  我微微地移开,但却弄醒了他,他的身体动了起来,张开眼睛和我四目交投了,他轻轻擦眼,说:
-
-  「哎呀~我压着你的脚这么久,是否麻痹了?!」我没说话,他却坐起来了,还说:「对不起了~~你肯定是累透了~好,轮到你了,你睡在我的大腿上吧!」我还在尝试掩饰自己下身的反应,幸好他没发觉,我便说:「噢~不需要了,我反正也不累,真的啊~」他轻轻拍着自己的大腿说:「哎呀,不要害羞了,这又不是甚么!你不用小看我呢,这样才公平吗!!」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照办了。我把头放在他的大腿时,却发现那里很软绵绵,毕竟是个女生,身体的结构是改不了的。但这却又真的很舒服呢,我躺下来,不其然望着他,目不转睛地欣赏眼前这个人,无论是男是女,我也蛮喜欢呢。-

-  可能是夜深了,人的意识薄弱了,没想到自己竟然说出心底话来:「嗯~我很喜欢你呢!」说话说了出来,感觉却和我心中所想不同,他反应很大,但还是强装没事,说:「你…吓??」「不…我的意思是…很多谢你,喜欢你对我好…不,我…哎呀…没事了。」我语无伦次地说。
-
-  尴尬的沉默过了一会,最怪的是我还继续把头放在他腿上。他想了很久,笑了出来:「不用担心,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也对我很好,我也喜欢的呢。」这样便没事了。我继续尝试睡觉,但心中却还是乱乱的。闭上眼睛,鼻中却闻到淡淡的女性体味,味道很好,不一会我便睡着了。梦中不停都是些性爱影像,奇怪的是女生的体味逐渐变成女性的下体味道,这更燃烧着我心中的慾望。-
-
  好梦正甜,梦中是发情的呻吟声,那人的面目是模糊的,不断扭动着蛇腰,呻吟声越来越大,竟把我弄醒了,我张开眼睛,看到的竟然是他的小腹,原来我睡梦中转了侧,由背向他变成面向他那里,怪不得气味不同了。
-
-  我抬头望上去,发现他面红红的,竟在轻轻呻吟,原来并非梦中,他望向我说:「你这是搅甚么呢,你不是睡觉的吗?!」我不知道他的意思,但想必是我在睡梦时把头压向他的私处,呼吸的热气喷向他那里,令他有了反应吧?!-
-
  我立即坐起来,连忙道歉,说:「啊!!对不起…我刚才真的睡着了…我没有做了甚么吧?!」我望着这刻的他,双颊泛红,是因为月光反射,还是夜深迷乱,他腼腆的表情真的很美呢,这个『她』是个活生生的美人啊!
--
  她把脚跷了起来,刻意遮掩着下身,用手微微压着,我知道她应该是有了反应。-

-  她说:「没事~没事了,你刚才…嗯…我们还是坐着好些。」我明她用意,看看手表是三时多,不一会天光了便会好了。
-
-  她不直视我,我猜他是发怒了,便靠近些,说:「淑美,对不起,我没恶意的…可能是自然反应吧,不要恼我好吗?!」她却坐开了些,说:「不要…不要叫我淑美好吗…唉~~~你坐开点啦~」我只好听命,心中幻想着自己刚才究竟做了些甚么呢。我再尝试逗她说话,她也不发一言。过了好一会沉默,我便起来说:「无论我做了甚么都好,是我错了,我给你些空间吧。」说着,我便步出凉亭,但外面还是下着很大的雨,我很行了数步,已经湿透了。她却立即起来,骂说:「你疯了吗?!!这么大雨,你先回来吧!!」她紧张的表情很女性化,我很爱看,所以还是站在雨中,望着。她继续手舞足蹈的说:「你快点回来吧,着凉了这里没法求救的!!哎呀~~人家…不是恼你呢!!!」我说:「那是甚么呢?!」她说:「我…你…你先回来再说好吗?!」我望着她的表情,又急又羞,忍不住笑了。我瞪着眼望着她的双眼,彷佛明白她的意思,便步回小亭内。-

-  她一直目不转睛地望着我,直至我入了亭内,我不明白为何单单是我们锁定的目光,却能令我心跳得很厉害,我差她也是一样?!
-
-  她没说话,用手替我拨乾头发,喃喃地说:「你笑甚么?!傻瓜!!」便单单『傻瓜』这两个字,出自她的口中,有了无比的变化,她的声音变得娇嗲,和平常的她完全不同,大大的触动了我的心弦,我忍不住把她搂住,用嘴压向她,也不理她会否推开或发怒了。
--
  她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,嘴巴是合上的,不懂得反应,还立即把我推开。-

-  我后退两步,见她用手盖着自己嘴唇,接着说:「我是喜欢女生的…请不要…」我知道是自己误会了,垂下头,再也没勇气说对不起,转身又离开小亭,这次她没再叫住我了。-
-
  正当绝望时,我听到后面传来急速的脚步声,我转身时她已经整个人飞扑到我身上,用嘴唇和我湿吻,我把她抱起来,两个人疯狂在雨中乱吻。-
-
  她的嘴很嫩很甜,但接吻时却像很饥渴般,还说着:「这…感觉原来…是这样的。」我们都像喝不厌对方的唾液般,同时又紧紧的相拥着,她又烫又软的乳房压在我胸前,我用手抱着她的臀部把她抱起来。-
-
  我见她短短的头发都湿透了,不忍她在雨中,便抱她回亭内,期间她更是闭目地享受着湿吻,舌头不断地和我卷动着,像隐藏了很多很多年的慾望要在一刻中爆发般。-

-  在亭中,我放她下来,替她脱去湿透了的黑色上衣,她再不害羞,也替我脱去风褛,接着我们都自己脱下湿透的衣服,直至她只剩下白色的胸围和内裤,我也只脱剩内裤。-
-
  她这是第一次给男生看自己这模样,自然地用手挡着丰满的乳房,大腿也微微夹着,右脚跟轻轻离地。她倒不知道自己的站姿变得很诱人,这刻月光射在她半湿的身体上, 雪白的肌肤变得像水晶般晶莹剔透,白里透红。她平实的白色绵质胸围内裤湿透了,这刻都变得像丝般半透明了。-

-  我傻傻的坐在石椅上,目瞪口呆,她见我的神情也眯眼甜笑了,我说:「真的很美…很美…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!!」她叉起腰,装恼地说:「胡说!!怎么可能~~我们在电视台工作呢,我这个男人头怎会是最美呢~~」说话时又娇又嗲,天呀!!怎么她转变起来比起任何女生都更温柔呢!!!-
-
  我认真的说:「真的…她们那些都是堆砌出来的,你…你才是真正女人的美!!」这句说话虽然很矛盾,她明明是个汤包,怎会是真女人呢,但你只要看到那刻的她,无论是外表、姿势、语气、神情,都是个大美人的模样。她听后也明白我的意思,点头甜笑呢。-
-
  接着她便张腿坐在我大腿上,她全身都烫着,真是又暖又软,她轻声在我耳边说:「和男生…我不懂呢…你要温柔些啊~~」这句说话出自她的口中真的是最强的兴奋剂,我把她拥抱着,和她接吻起来,用手在她背后爱抚,她轻轻地呻吟,我便缓缓地解开她的胸围脱下,我把她轻轻推后,好让我可以欣赏她的乳房。-
-
  那里又圆又挺,她任由我观赏,她的乳头早已笔挺,原来她的乳晕也不小,是浅啡色,很有母性,谁会想到这个常以男生打扮的人内里有这么成熟的女体呢。
-
-  我忍不住往那里啜起来,这对她来说并不陌生,她很快便投入了,用手扫着我的湿发,由我任意玩弄她的软肉。
-
-  我两乳轮流吸啜又用舌尖挑逗她的乳头,听她说她从来都是当主动的,这刻可以被动地享受,原来是很舒服的。
-
-  不一会她开始心痒了,不其然扭起蛇腰来,其实淑美最性感的是她的腰部,因为她乳房和盘骨都大,但腰部却很纤幼,曲线很美。-
-
  我边吃她乳头,边用手搓揉她的臀肉,她不断地呻吟:「噢~~嗯!!噢~~嗯!!噢~~嗯!!」我原本也以为今天晚上会有性爱,但却没想到竟然会是她呢!这刻经过一轮起伏和挑逗后,下体又再硬透了,这刻还顶着她的屁股,她感觉到,便说:「啊~我压着你那里…不会痛吗??!很硬呢~~」我装傻地说:「痛啊~~你原来这么重的!呀~~」她立即起来,蹲在我前面,隔着我内裤轻轻摸着我的肉棒,我顺势拉下内裤,肉朋立即弹了出来,把她吓了一跳。-

-  阳具在她面前摇晃,她面立即红透了,但还细心地视察损伤,更说:「哪…哪里痛呢?!」我指着龟头说:「这里~很不舒服呢…」她说:「对吗?!对不起呢…那怎办?!!」我见她紧张的神情不忍再喜弄她,便笑说:
--
  「你试试用舌头舔舔。应该会好些~」
--
  她这才放松些,还轻轻打了我大腿一下,说:「你这坏东西!!」我倒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发觉,她的说话方式完全变了另一个人般,这个才是真正内在的她吧,平常装作男生说话必定不好受呢。
--
  她虽然这样说,但眼睛却还是望着我那里,我见她轻轻舔自己嘴唇,我便说:「我倒不是说笑的,那里…弊着很久了…」她望着我瞪着眼说:「为什么呢?!为什么会弊着呢?!」我见她不懂男生,便说:「淑美,你很性感呢…你这般实在太诱人了,我心中很痒…当然想泄呢~~」她很喜欢这种赞美,便甜丝丝地说:「真的吗?!那…我帮你吧…」说着她便用手轻轻拿住肉棒,很小心用舌头在我龟头边开始舔起,第一接触,我像触电般跳了,事实我失恋后也很久没自慰了,这刻看着短发美人服侍自己,真的很爽呢。-
-
  她见我反应,却立即停下来说:「痛吗?!是我太大力了对吗?!」「不是…是太舒服呢…别停呢~~」她这才继续舔着,她肉棒四周舔着,像吃冰淇淋般,渐渐由害怕变得自在,再变成享用,她把那里舔得很乾净,我更是早早把头向后,闭目享受了:「啊~~啊~~噢~~嗯!!!」她果然是惯了主动,舔着舔着,她的手也伸往自己的下体,隔着内裤磨擦起来。-

-  我那里虽然舒服,但还是期待着被包含的温暖,便说:「淑美…可否…含…」她才刚刚懂得舔吃,突然听我的要求,有点不至所措,但见她其实早已发情,便张开口把我的肉棒含进口中,我立时爽得叫了出来:「噢~~~~~~~!!!!!」淑美虽然未经人道,但色情片总是看过不少的,她见我的反应,心中满足,便放胆地上吞下吐起来,『卜唧』『卜唧』『卜唧』『卜唧』『卜唧』『卜唧』湿湿的口交声音不绝,我轻轻用手扫着她的短发,带动着她的吞吐节奏。-

-  过了一会,我感到下面开始收紧,但心中还有无限慾念,便示意她停下来,刚好她也开始累了。我把所有衣服叠在一起放在石椅上,让她舒服地躺在上面后,我先和她湿吻,感谢她刚带给我的欢愉,再说:「噢…噢…现在到你舒服了…我要带给你从未有过的快感…」人总是享乐的动物吧,她听到我这样说,也难掩兴奋心情,轻轻咬唇,但说:「不需要喇…你开心便可以了…」我来到她大腿间,把头放在中间,先是享受她的味道,我出力地嗅,便说:「对了!!!便是这味道了,我在梦中就是被这味道吸引着…嗯…很香呀你~~~」她却说:「你还说~刚才不知真睡还是假睡,在人家那里钻着,又嗅又吐热气,弄得人家那里湿透了…」我边享受边说:「不是这样…怎把你弄到手…」说着便一手脱下她的内裤,她下意识用心挡着,但给我拿开后,终于看到她的私处了,那里毛发很浓密,味道很强,我把她的大腿张开,她的肉唇早已布满浓浓的白液,真的很多,看来她的性慾是很强的。-

-  我说:「你流了很多呢…」-
-
  她说:「嗯~~那让我先抹乾些…」但我不待她说下去已经把头埋进去,用舌头舔吃所有的爱液,她肉唇被舔,忍不住叫着:「啊~~~~噢!!!!!!!!!」我把所有都舔进口中后,起来给她看。她见我满面淫液,口中很多白浆,便说:「啊~~啊~~吐掉吧…从来没人会这样呢…」我却在她面前把所有都吃进肚中,她轻咬嘴唇,又是害羞又是满足的神情。
--
  我又躲回那又暖又湿的秘洞,这下子认真地舔弄着两张肉唇,又舔又挑又啜,她早已是是呻吟过不停了:「啊~~啊~~啊~~啊~~米高~~啊~~啊~~啊~~啊~~噢!!!!!!」我开始用三只手指温柔地插入,这对她来说都是习惯,微微翘起下身配合着:「嗯!!嗯!!嗯!!嗯!!嗯!!嗯!!噢!!噢!!噢!!噢!!噢!!噢!!」我的手指抽插速度开始加速,不时往她的G点推按,她更是浪叫起来:「啊!!!啊呀!!!对了,是那里了!!啊呀!啊呀!!你很厉害呀…对…对…唔!!!!!!」她闭气地享受,我知道她过往的女伴又怎会像我般主动令进攻,和懂得位置呢,于是不断加速还需要力气呢!!
-
-  她下身不断摇动,我知她要高潮了,便突然停下来,问:「呵…呵…你要吗?!!!」她咬着自己的手指不断点头,我再问:「淑美,你要男人吗??!!要我把你变成真正的女人吗??!!」她点头得更狠了,我边说边脱下内裤:「要便说出来吧!!!」「要啊!!!我要男人呀~~~米高!!!来把我变成真女人吧!!!快喇~~~~」我的肉棒早已硬得不能再硬,我托起她的双腿,她张开眼望着我,满面慾火,我向前一顶,二人彻彻底底的结合了。
--
  「啊啊啊啊!!!!!!!!!!!!!!!!!!!!」我俩大声地叫出来,因为深知这个岛上只有我俩,可以尽情地叫。
--
  插入至没后,我停下片刻,享受完整的温暖,她面上的笑容没法形容,彷似是失而复得又像久旱逢甘的满足,我开始抽插起来,起初是缓慢但深入,每下都顶到她的子宫,她的叫声开始沙了:
--
  「噢!!!噢!!!噢!!!啊呀~~~~~好舒服啊呀!!!!!!!!!!!!」接着开始加速起来,不再温柔,换来的是大力的冲击,她又发出另一种呻吟声:「喔!喔!喔!喔!喔!喔!喔!喔!喔!噢!噢!噢!噢!噢!噢!噢!噢!噢!」这个姿势做了数分钟,我俩都开始回魂时,我把她扶起,要她站到小亭的柱边用心按着,翘起屁股,月光射在美人全裸的身上真美。我从后插入,没下都碰撞她的肉臀,肉臀很冰凉但阴户却很热烫,感觉很好。
-
-  她偶然会回头望着我,我用手抓紧她的腰部不断地插,她的表情又像痛苦又像求怜。我只要想到眼前这个短发裸女是今早的那个恶相的假男生,心中便有征服的满足感,腰间有无尽的力气抽插她。
-
-  她被我攻陷了,呻吟中但哀求地叫:「啊呀!!啊呀!!啊呀!!啊呀!!啊呀!!很大力呀!!!啊呀!!不行了!!!!!」我怜香惜玉的心神令我停了下来,她却说:「啊~~~但不要停啊呀!!!!」她的性起了,便得主动地,把我推到石椅上躺下,她坐了上来,女上男下的,她主动地摇晃,每下都用下体的阴骨磨向我的肉棒底部,这把我迷了,没有了自主权,任由她不断磨擦,我兴奋得快了不行了,我叫着:「哇~~~啊呀!!啊!!!啊!!!啊!!!不行…这样会泄的…」但她却同样被阴蒂磨擦的快感控制着,闭起双目,不断摇,呻吟声变成闷吟声,呼吸变得很急速:「唔!!!唔!!!唔!!!唔!!!唔!!!唔!!!唔!!!唔!!!唔!!!」我尝试分心,想着别的东西,但我见她放浪的表情根本没法冷静。-
-
  我没办法了,便抱着她起来转身,把她趟下,自己在上面继续抽插,她早已沉醉在高潮边缘,她的阴唇变得很紧,彷佛有吸力般,我知道自己要泄了,便说:「噢啊!!噢啊!!噢啊!!噢啊!!噢啊!!噢啊!!不行了!!!要拔…拔…」我正打算拔出来时,怎料她用小腿把我紧紧夹着,还在急速的呼吸中说:「唔!!!唔!!!唔!!!不…要来了…不要停啊!!!!都射进来吧!!!!!我要啊!!!」没想到她的气力这么大,但我听到她说可以时,我便甚么也不想,放心疯狂地抽插,她又享乐地叫了:「唔!!!唔!!!啊!!!啊!!!啊!!!啊!!!射吧!!!射吧!!!让我怀孕吧!!!!!!!!」最后的说话是原始性的暗语,听到后把我推下悬崖了,我不由自主地冲:「啊!啊!啊!啊!!!啊!!!啊呀!!!!!!!!!!!」我忍不住向前一顶,最后冲刺时淑美已不作声,面部表情绷紧,大腿紧夹,阴唇突然收缩,令我把热腾腾的精液源源不绝地射进她体内。
-
-  烫热的精液接触子宫,她的身体强烈地抽搐起来,阴唇乍松乍紧,令我又射多数次。这还是我第一次有这感受。-
-
  一切停下来,我把她搂住躺在椅上,她说:-

-  「这是我首次躺在人家怀中,我惯了你的位置呢~~」我轻轻吻着她,拥着又白又滑的软肉,说:「那…你喜欢吗?」「以往没想到…原来自己很喜欢呢~」我这时伸手放进她的大腿间,说:「你那里还在流出我的东西,真的不怕吗?」她把头躲到我的怀内,说:「原本体内有别人的东西…感觉很好呢…不用怕…我才刚刚来过。」我这才稍稍放心,说:「那你刚才为什么说要我令你怀孕呢?」她说:「我也不知道,那刻自己说了出来自己才听到,可能是母性吧~」我心中一直想着的问题终于还是问了:「哪…你喜欢男生还…」她没待我说完,便说:「我不答你~~呸」又是个少女的神情,我想这个问题是没必要问吧,那刻我想。-
-
  便这样,我们以衣服作被单,赤裸裸地拥着睡觉了。那觉我们都睡得很甜,是被水警轮的响号吵醒的。幸好,我们在小山丘上,他们还未及来到,我们已经穿好衣服了。
--
  我还记得下山是,我俩是十指紧扣的,起初水警从远方看过来还报以奇怪的目光,但当淑美来到他们面前,他们才点头笑笑。这都看在她的眼中吧,因为登船后,她再也没拖着我的手了。我们回程虽然还有说有笑,但她的反应和语气都大大不同了。
--
  你们大概也只听说到这里吧,TVB员工流落荒岛,对那报导起初还误报是两名男子,对吗?其实并非如此,是我和森美|淑美的故事。-

-  当然,故事并没在此完结。-
-
  回港后,淑美的妈妈来到警署把她接走,我们作别时,她还很热情的,但却带着称兄道弟的说话。而我,先是找慧芸拿回手机,她担心极了,重逢时她还把我紧紧的搂住,但我心中还是想着那人,所有对慧芸说要一切还是放慢些。她也明白。-
-
  回家后,我不断尝试找淑美,但她也没接听,我心中有数,也只好随缘吧。
-
-  奇幻的周末过后,我还是继续上班,同事间也没起疑心,当然嘛,两个男生在岛上一晚有甚么值得谈呢。但他们问及细节,我也把堕海、拯救和复苏等事如实报导,还换来不少掌声,尤其是慧芸吧。
-
-  后来莲达对我说,森美致电来辞职了,她们还想是他和安妮分手了又发生了这件堕海丑事,辞职是合理的。我心中却知道实情未必如此。-
-
  这样便过了半年,期间我和慧芸拍了一个月拖,但来到性事关头,我总是不依,女人对这些很敏感,便说我心中其实不多喜欢她,这可能是事实吧。-

-  直至那天,我还记得是情人节,我和马强下班后,他坚持要我和他及他女友吃饭,说他女友有女生介绍。马强女友不就是舞蹈组的同事吧,便是游船河时一起的,我和慧芸刚分开了,真的不想再和舞蹈员一起了。但是盛情难却,我也勉强出席吧。-
-
 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他们订了尖沙咀某酒店的餐厅吃情人节饭,我来到才发现是六位,男生是到了,女生却只有马强女友,另外的男生是为银行家。另外两名女角未到,我们便闲聊,还未开始喝酒,两女终于来了。-

-  前面的竟然是安妮,她穿得十分漂亮是条红色吊带短裙和高跟,我想我心中是喜欢的。但和她拖手前来的也不逊色。长长直发到颈边,雪白的肤色,幼眼长睫毛,鼻尖唇红,化了过粉绿色妆,跟穿着的露肩翠绿色窄身短裙,黑色丝袜和绿色超高跟,上身还穿了件白色针织小背心,真的是庄重中带性感。-
-
  我不知为什么对这人很有好感,她们还未来到桌前,我已经感激身旁的马强。我回头望他,他还报以满意的笑容。-
-
  我不想色迷迷瞪着失礼,便回头望着餐牌,那银行家起来接过安妮在她面上轻吻。我心中反而放松了,幸好他们不是撮合我和安妮。我们是男对女的坐位安排,这刻女生也坐下来在我对面,我才礼貌地望向她自我介绍。
--
  这却吓了我一跳,在我面前的竟然是淑美,除了五官外,她根本是另外一个人。她望着我扁起嘴微笑,我却还是目瞪口呆。
--
  马强说:「让我来介绍,这位是何淑美,他是张米高~」我真的是又惊又喜,望着她说:「怎么会这样的??你…他们怎会知道…」淑美温柔地说:「我是来亲身答你,我是喜欢男生多点…嘻嘻嘻」坐在身旁的安妮,轻轻倚着淑美亲昵地说:「我们现在是好姊妹,她的心事,我怎会不知?」我说:「那…你怎么不听我电话呢?我一直找不到你呢!」淑美只是望着我笑,没回答。但安妮却代答:「你不知用甚么方法把我好姊妹弄直了,她妈妈说她总是躲在家中发呆,便以高层压力要我帮忙。我劝她只要自己喜欢,男女有甚么分别。原本我叫她早点找你,但这傻瓜说要自己外貌也变回女生后再找你,因为她怕你介意。」我听后,便转头对马强说:「多谢兄弟的安排,感激你,但这餐饭我不吃了。」说罢,我便起来,众人都惊讶。-
-
  我伸手拖着淑美的手,也拉她起来,再说:「我相信你们不介意我们先走吧~」这样,各人才松了口气,安妮笑着说:「不用那么早回家,我致电给你妈妈吧!!」说罢还向淑美单眼,淑美也回报灿烂的笑容,手中做出OK的手势。
--
  我拖着淑美跳上计程车,立即回家,车上我俩早已忍不住互相爱抚,又湿吻。我想司机也料到情人节晚上这是意料之内,但总没想到还未到八时便开始这些吧!!
--
  我们回到我家中,还未关门已经激吻起来,我很喜欢她这晚的装扮,尤其是她穿的黑丝袜和高跟,她把美腿刮得乾乾净净,看得我慾火焚身。便单单是她穿着丝袜和我干,也干了三次!!
-
-  当然,在自己家中床上舒服多了,我俩接着两天也没离开过家,吃的全是外卖!-

-  听人说过,同性恋的,是很难会彻底变成异性恋,但我倒相信性爱是爱情中很重要的一环。当然二人相处也要协调,但性爱得到满足却真正能令双方愿意付出和包容吧。-
-
  直至今天,我的好淑美每天都越来越有女人味,她说当女人很好,当给男人痛惜的女人更好,自己要追回那些错失了的日子呢。我们下个月结婚了,淑美还刚刚怀了我的小孩,将来是怎样没人知道,但我知道我能发现了这个女人中的极品,真的是无上的福气。-
-
  对了,我写这个故事的目的便是为庆祝我们结婚,好让我们永远记得相识的日子。
--
  【完】